推广 热搜: 二氧化碳爆破设备  /不锈钢制品  混凝土搅拌站  河北包装机  私家车  水稳拌和站  灭火器灌装机  辣椒酱灌装机  涂料  河南 

十岁出头净了身被送来伺候王爷,也算跟了他多年,什么时候见过王爷管这些

   日期:2021-04-30     浏览:3    
 他没见过像靖王这样,分明怕他,有的是办法处置他,却又什么都不做的。
  
  他半点不信靖王纯善,但是,靖王似乎也没必要对着他做戏。
  
  霍无咎闭上了眼。
  
  他早在牢狱之中,就猜了对方许多步棋,给自己留足了后手。他知道定然会有变故,却没曾想……
  
  他遇到的变故,居然会是靖王。
  
  ——
  
  眼看着江随舟自己推门出来,候在门口的孟潜山吓了一跳。
  
  他看了看天色,连忙迎上前来,道:“主子,离大朝会还有一个多时辰呢,您何不再歇歇?”
  
  江随舟掩上了门。
  
  大朝会?这他是知道的。景朝没有一日一早朝的规矩,而是五日一朝,称之为大朝会。
  
  但他却是没想到,他穿来的第二天,就让他碰上了。
  
  他点头,淡淡开口,嗓音有点哑:“醒得早,无事。”
  
  孟潜山连忙应声,转头便吩咐旁的下人去王爷院子里备膳,自己则扶上江随舟,引着他往院外去。
  
  江随舟一夜未眠,这会儿正是头晕脑胀的时候,便并未拒绝,任由孟潜山扶着他。
  
  孟潜山一边走,一边小心翼翼地觑了他一眼。
  
  ……好家伙。
  
  眼底乌青,脸色发白,脚步虚浮,眼神里还有藏不住的疲惫。
  
  这……王爷这,昨儿夜里挺激烈啊?
  
  孟潜山看了一眼,便小心翼翼地收回了目光。但他却管不住自己的眼睛,忍不住又看了第二眼,第三眼。
  
  他偷看得过于频繁,连江随舟都发现了。
  
  江随舟刚在院门口的步辇上坐下,就见孟潜山又贼眉鼠眼地瞄他。
  
  江随舟不由得皱了皱眉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  
  孟潜山忙收了目光,笑嘻嘻道:“无事,无事,就是想问问王爷,今早可有什么想用的?”
  
  江随舟摇了摇头:“随意就好。”
  
  孟潜山连忙应下,指挥着小厮们抬了辇,便往安隐堂的方向走去。
  
  江随舟沉吟片刻,开口问道:“孟潜山,霍无……霍夫人要搬去的院子,可安排妥当了?”
  
  他虽脑袋发懵,但却还记得自己昨晚的盘算。昨天夜里他们睡的地方是王府中用来办喜事的礼堂,到了今天,霍无咎就要搬去他的住处了。
  
  既打定了主意不能招惹他,这些基本的衣食住行,就万不可亏待他。
  
  孟潜山傻了眼。
  
  啊?王爷什么时候,还会询问府中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?
  
  江随舟片刻没等到回应,侧过头去,就看到孟潜山兀自在那里发傻。
  
  “孟潜山。”他提醒道。
  
  孟潜山忙应声道:“王爷放心,早便吩咐下去了!”
  
  江随舟顿了顿,接着道:“他身上似乎伤得很厉害,你一会儿着人去瞧瞧。”
  
  好家伙,居然还要给人家找大夫了。
  
  孟潜山连连点头:“奴才一会儿就去寻个府医,去给霍夫人看看。”
  
  江随舟嗯了一声,道:“你上点心。”
  
  说完,他便收回了目光,闭上眼,支着额角小憩起来。
  
  却没注意到,跟在旁边的孟潜山,早就被他这一番吩咐惊傻了。
  
  他已经开始在心里尖叫了。
  
  他打从十岁出头净了身被送来伺候王爷,也算跟了他多年,什么时候见过王爷管这些啊!
  
  府中也不是没有旁的夫人,即便再得宠,也没见过王爷这般关照啊!
  
  他可是没忘,王爷昨儿夜里来时,还冷若冰霜带着怒气,昨儿又是扔了人家的盖头,又是独自喝合卺酒,光是等着别人的眼神,就让他脊背冒冷汗。

特别提示: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,真实性未证实,仅供参考。请谨慎采用,风险自负。


相关行情
推荐行情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